然而

2017-12-28 07:26

我是1983年来到深圳的,来的过程非常曲折。那一年我毕业于原广州师范学院(现广州大学)英语专业,那个年代大学生就业是分配的,由于种种原因我没有分配到,就落在了计划外,我的老师、同学就建议我去深圳看看。

我来深圳32年,只做了一件事——深耕旅游业。体制改革,无论在何种情况下都是艰难的,我有幸赶上这股社会快速变革的浪潮,在改革开放、国门大开后,亲历了经济特区旅游从事业到行业、再发展为产业的变迁。

那个年代,人们来经济特区“一日游”,参观的地方一般是深圳水库、机关幼儿园或财贸幼儿园、市人民医院和黄贝岭村、蔡围村、黄贝村一带,目的是看内地的教育、医疗、农村建设情况。有的还会去东门的农贸市场,去看卖肉、卖鱼、卖菜,看深圳老百姓的生活。

深圳是当时国内为数不多、对外开放的陆路口岸之一。到深圳旅游的外宾来自世界各地,在外宾眼里,深圳是通往内陆的入口、是窥探红色中国的秘境,而华侨回家探亲也战战兢兢,还有人问“深圳会不会变成香港”、“是姓社还是姓资”,胆大的人才敢来看一看。

深网无人机:航拍深圳"母亲河" 黑得发亮有治么(图)深圳多管齐下扩充优质学位 名校办新校联盟共享资源马兴瑞会见nba总裁一行 双方就城市篮球发展交流福田盐田罗湖新盘供应 深圳住宅去化周期升至6.5个月深圳开启互联网企业党建新探索:党建工作也是生产力

那时的深圳只有一组红绿灯,马路都是沙土铺的,到处尘土飞扬,罗湖、福田多是鱼塘和稻田。因为工地众多,晚上总是灯火通明,马路两旁都在打桩准备盖楼,深南大道在建,国贸大厦也在盖,一派生气勃勃的景象。

当时,罗湖桥的桥头竖着一面显眼的五星红旗,外宾从罗湖桥入境后,会在五星红旗前拍照,表示抵达了“红色中国”,然后才愿意上车启程。外宾最后一站通常是东门步行街边的博雅画廊,在那里购买纪念品、明信片,那个时候,连扇子、军帽、军徽都被视作是中国的土特产。

白天我拿着简历四处转悠,上单位找工作,夜晚就住在嘉宾路上的招待所里。我是师范院校出身,按理说只能去做老师,但因为学的是外语,那时深圳外语人才稀缺,《深圳特区报》、深圳电台等10余个单位都向我抛出橄榄枝,其中深圳市旅游局最求贤若渴,打动了我。

然而,到市旅游局后我就懵了——我不知道旅游是做什么。那个时代,大多数老百姓对旅游毫无概念,在市旅游局一段时间后,我才知道工作多数时候是接待外宾和华侨以及港澳同胞。

17.6℃!气温34年来同日最低 冷空气影响趋于结束深圳召开"构建对外开放新格局"座谈会 8位智囊建言深圳市侨商会理监事就职 深圳机器人走俏海外市场深企掀零售物流创新革命 消费品流通供应链平台运营nba国际系列赛深圳赛落幕 乔丹亮相书豪受表扬(图)

事实上,早在毕业前我就来过深圳小梅沙,那时深圳的口号就是“改革开放的窗口”,对我很有吸引力,而且我弟弟在香港,我心想:“我要是在深圳的话,就能离弟弟近一些。”于是,我扛着曾陪伴我上山下乡、大学求知的自行车,坐火车从广州来深圳找工作。

若以现在的眼光看待,当年很多举措都是首吃螃蟹,但敢为人先是深圳最重要的精神之一,这片土地给我提供了很多机会,同时足够宽容、不断鼓励我前行,正是这种氛围成就了无数个像我这样的人,也成就了今天深圳旅游业的辉煌。

另外,有意来深圳投资的商务旅客在早期占了相当大比重。他们过来主要是为了解深圳发展的情况,因此他们会去参观当时的市府大楼,去看市政厅中间的大沙盘。当时的建发局、贸发局的局长就给他们介绍城市和产业规划、深圳税收和其他投资优惠政策等方方面面的情况。

那个年代,人们来经济特区“一日游”,参观的地方一般是深圳水库、机关幼儿园或财贸幼儿园、市人民医院和黄贝岭村、蔡围村、黄贝村一带

Find a National Park by State: